欢迎来到肥东县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发生事故后,驾驶员不当场报案且离开现场,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

发布日期:2017-08-11 浏览次数:15798

分享:

案发时,驾驶员刘某某的驾驶证处于“注销可恢复”状态,能否认定其无驾驶资质?发生事故后,驾驶员不当场报案且离开现场,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

一、案情简介

2016年5月14日0时3分许,刘某某驾驶皖AXXXXX号轿车沿肥东县龙泉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公园路交口,不慎碰撞路中间护栏,致皖AXXXXX号轿车及护栏受损、原告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肥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刘某某负事故全部责任。2016年3月25日,刘某某就其所有的皖AXXXXX号向平安财险巢湖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损失保险(保险金额69633.60元、不计免赔)、车上人员责任险(司机、保险金额10000元、不计免赔)等保险,保险期间均自2016年3月27日零时起至2017年3月26日二十四时止。

另查明,案发时,刘某某的驾驶执照处于撤销可恢复状态;且刘某某未报警并离开现场,5月14日上午到公安部门报警;事故发生后,刘某某到肥东县中医院治疗,产生医疗费576元;被告保险公司对刘某某的车损评估为12229元。

本院经审理后认为:刘某某为皖AXXXXX号车向平安财险巢湖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损失保险、车上人员责任险等保险,双方形成了保险合同关系,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合同义务。双方争议的焦点一、案发时,驾驶员刘某某的驾驶证处于“注销可恢复”状态,能否认定其无驾驶资质?保险合同能否据此不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称,刘某某已满60周岁,因其未按规定进行2年一次的身体检查,所以处于撤销可恢复状态,不应认定其没有驾驶资质。被告辩称,案发时,驾驶员的驾驶证处于“注销可恢复”状态,就是无证驾驶,根据保险合同及条款的约定,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驾驶员只要通过了公安机关车辆管理部门组的驾驶证资格考试,便具有了驾驶资格,原告刘某某的驾驶证载明:“有效期限 2010年10月9日至2016年10月9日”,因行政管理方面的原因,原告的驾驶证被临时撤销,后又予以恢复,故对被告上述抗辩意见不予采纳,以上意见不足以成为保险公司不负赔偿责任的理由。双方争议的焦点二、发生事故后,驾驶员不当场报案且离开现场,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称,离开事故现场是因为受伤需要去医院治疗。被告辩称,事故发生后,刘某某未报案并离开现场,应认定为逃逸,且不能排除其酒驾的可能,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根据商业险保险条款的约定,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遗弃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本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称离开是因为受伤去医院治疗,从公安机关对原告的询问笔录可以看出,与原告同行的还有一人,事故发生后,另一人亦从现场离开,而未陪同原告去医院治疗;原告虽受伤,但检查费、治疗费合计576元,可见其损伤程度不大。原告不当场报案没有合理性和必要性,无合理理由擅自离开现场违背保险法中的最大诚信原则,且导致事故的性质无法查清,故对被告此节抗辩意见予以采纳。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五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刘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典型意义评价

诚实信用原则是我国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保险合同行为作为一项民事行为,合同双方应受该原则拘束。而且,由于保险经营和保险合同的特殊性,合同双方还必须具有超出一般的诚信度,即“最大诚信”。这体现在法律原则上即为最大诚信原则。所谓“最大诚信原则”,也称为“最大善意原则”,其最初立法目的是为了防止投保人在建立保险合同时的欺诈行为。诚实信用原则要求民事主体恪守诺言,诚实不欺,善意、全面的履行自己的义务,在不损害他人利益和社会利益的前提下追求自己的利益;其宗旨和作用在于实现当事人之间及当事人与社会之间利益关系的平衡。

交通事故逃逸系法律明文禁止的周知性的事项,一般投保人在订立合同时就已经知道该免责条款的存在,在保险事故后,如允许投保人对该条款免责,将不利于遏制被保险人违法行为。


文书样式
经典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