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6日 星期四 23:29:46

【法官说法】爱犬伤人 主人看管不善要赔偿

发布日期:2021-08-09 浏览次数:576

分享: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是,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

近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肥东县人民法院关于该案作出的一审判决予以维持,认为饲养人未尽到看管职责导致金毛犬将被侵权人咬伤,存在较大过错,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案情回顾

2020年5月10日早上九点左右,一只金毛犬追赶原告孙某某家饲养的小狗至原告家中,孙某某听到动静后出门查看,看见金毛犬追赶小狗后便拿衣服甩金毛犬,后被金毛犬咬伤,孙某某的爷爷把金毛犬关在后院后将原告送至省立医院感染病院进行治疗,孙某某因此次受伤共住院9天,花费医疗费8470.85元,通过保险报销4996.8元,下剩3474.05元未报销。2020年5月17日,肥东县公安局梁园派出所对被告王某某进行询问,经被告王某某辨认,该金毛犬系其所饲养。

庭审结果

肥东法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庭审中,王某某述:孙某某不能证明咬伤原告的狗是其所饲养的,不愿意承担赔偿责任。

肥东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某在派出所的询问笔录中认可案涉金毛犬系其所饲养,且其妻子贾某某亦在案涉金毛犬的照片上予以签字确认,综上足以认定咬伤孙某某的金毛犬系王某某所饲养。王某某未尽到看管职责导致孙某某被其饲养的金毛犬所咬伤,存在较大过错,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鉴于孙某某看见金毛犬在追赶小狗后仍上前拿衣服甩金毛犬,其自身也存在过错。故根据双方的责任过错程度,酌定王某某承担70%的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后,王某某不服,向合肥中院提起上诉。2021年6月,合肥中院作出二审判决,认为王某某称在被派出所询问时,其实照片看不清,当时找狗心切就签字了。此事件的过程从盖然性的角度考虑,两者因果关系可以成立。王某某拒绝承认其饲养的犬只咬伤孙某某的说法不能成立。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释法明理

现实生活中,饲养宠物越发普遍,而近年来,饲养动物伤人事件时有发生,引起社会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明确规定:饲养动物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妨碍他人生活。因此作为饲养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在日常饲养动物时,应当严格遵守在公众场合应当栓绳或链、按时进行动物疫苗注射、遵守当地关于动物饲养的相关规定、不得饲养禁止饲养的烈性危险动物等规定。同时一旦发生饲养动物伤人事件,应当及时配合伤者进行治疗,若发现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应当及时搜集证据、固定证据,一旦发生诉讼,积极进行举证。

被侵权人在被饲养动物损伤时,应当及时就医进行治疗,并可由亲属等协助固定证据,及时确认饲养动物的饲养人和管理人,为日后主张权利奠定基础,诉讼时要积极举证证明存在饲养动物加害行为、产生损害结果、饲养动物加害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

 审管办 田小静